谁是猎物


    屠好这些年的手段,完全没有任何长进,依旧是这滴旱魃血。

    女魃是致阴之物,最适合修炼成旱魃的肉体,再加上屠好是堕落的神躯,本来就比凡人要珍贵。

    她这滴血可以让人类获得永生的机会,但是这些永生还是有区别的。

    跟顾飞顾灵差不多的存在,没有心跳,失去五感,浑身僵硬,除了活着外,甚至没有悲欢喜乐。

    很多人都以为变成僵尸很厉害,某些电视剧中又是成为英雄救人,又是谈情说爱的。

    都特么是扯淡的故事,真正的僵尸没有五感,自然也没有人类的情感,不会救人,也不会爱人。

    沦落成怪物需要每日吸血,在饥饿的情况下会失去理智,甚至会吃掉家人朋友,包括爱人,这种生理上的需求是无法靠任何思维可以抵抗住的。

    此时此刻,每个人看见手中的身份牌都陷入了沉思与迷茫中。

    “十分钟后游戏开始,我们需要自相残杀吗?”

    拿着身份牌的高爽抬头看向众人,大家一路走来,始终平安无事,现在却要互相争夺一滴血吗?

    万琳有点害怕的躲到秦晴身后,她不想玩了,她想退出。

    “我只有血徒的身份牌,我只想完成任务,我不想吸食任何人,我想回家了……”万琳可怜巴巴的揪住秦晴的衣摆,双眼通红,开始落泪,哭唧唧说道:“我并不想要什么血,那些东西对我没用,我只是害怕死亡倒计时,我不想玩了,我要弃权。”

    嘴上说着弃权,但是万琳还是死死捏住她的身份牌。

    秦晴并未说话,既然能来到这里参加游戏的人,大家都是各怀鬼胎的。

    车晓晓手中的卡牌也是血徒,她是最低等的,她想挣扎下,并不想放弃游戏,狠狠咬着下唇。

    倒是隐藏在众人身后的江安宁嘴角的笑意快速掠过,他的身份牌很不错。

    之前江安宁就观察过,这次的卡牌中并没有血臣,他就是最高等级,只要提防着血卫就够了。

    秦晴拿着血奴的身份牌,装作无辜的说道:“那你们要离我远点哦,我会一直被血尸追杀的。”

    原本万琳还想跟秦晴组队在一起,可是看着血奴的卡牌,心中又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车晓晓倒是无所谓,她见识过秦晴对付血尸的手段,自然是不害怕的。

    “我跟你一起,只要坚持到游戏结束,我可以完成任务就行,我不需要任何奖励。”

    什么奖励都没有活着重要,车晓晓无比坚定的要跟随在秦晴身边。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各自寻找地方躲藏起来了,不然等会被找到可能会死哦。”

    看着游戏时间倒计时,还剩下六分钟的时候,大家各自寻找地方隐蔽起来。

    也许有人想搞偷袭,有人想再寻找下新的身份牌,秦晴却只是继续坐在软塌上休息。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车晓晓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在这里等着?会不会太危险了?”

    秦晴压根不在意,刚刚确认好身份后,她已经让小茶狐把那张金色血臣身份牌给了何深。

    血臣只惧怕血奴,这张身份牌在秦晴手中,暂时来看,何深现在是无敌状态,身边还跟着有血卫身份牌的冷法。

    其实秦晴压根不怕血尸会找上来,她根本不是参与者,拿不拿身份牌都是在这里忽悠人。

    她只是好奇屠好搞这些事情有什么目的,至于其他参与者,只要把游戏搞砸就行。

    捣乱这种事情,冷法可是把好手,有他参与其中,那些人根本不是对手。

    “你只要躲在这里就行,提防点万琳。”

    万琳?

    车晓晓有点懵,刚刚哭得最惨的人就是万琳,她一直表现的胆小怕事的模样。

    “你说着要放弃,最后知道我是血奴的身份牌后依旧跟着我,说明你没有其他选择,但是同样拿着血徒身份牌的万琳却离开了,说明她还其他准备。”

    万琳手中肯定隐藏了其他身份牌,不然她也不会主动挑名后又离开。

    最好的猎人往往是用猎物的形象出现的,比如万琳,她看起来最可怜,最柔弱。

    但是她手中要是拿着其他身份牌,她就等于是在挖好陷阱,等着人来自投罗网。

    “我懂了,可是一滴血有什么用啊,不如奖金好。”

    嘀嘀咕咕的车晓晓坐待秦晴身边,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虽然没有信号,但是单机游戏依旧可以打发下时间。

    女魃的一滴血,可以发挥奇效。

    除了长生不老外,还可以起死回生!

    只是这种起死回生,需要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万琳以为她是猎人,其实早早就落入了屠好的陷阱中。

    在通往异世界的电梯中,万琳看见父母的幻象是最激动的,她差点就走出电梯了。

    说明家人对万琳来说很重要,她真正想要的东西,也许就是复活她的父母。

    只是复活的躯体依旧会不断腐烂下去,只是将灵魂永远禁锢在体内,这种折磨,想想就很可怕。

    在万琳老去,死亡后,她的父母要依旧像阴沟的老鼠般躲藏在人世间,不死不灭,甚至没有机会投胎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