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谁是猎物

    当所有人离开秦晴的视线观察后,逐渐展露出最真实的模样。

    江安宁拿着血使的身份牌,躲藏在角落,拿出联络器,在飞速打字,发送消息。

    正常手机在进入废弃大楼后就失去了信号,他手中的联络器是特殊构造,卫星信号。

    ——我已经拿到了身份牌是血使

    ——很好,隐藏好身份牌,不要被人发现

    看到这段话,江安宁露出懊恼的神色,因为秦晴的出现,大家现在都是明牌状态。

    ——行动有变,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身份牌了

    对面沉默许久后才继续发来讯息,似乎也注意到事态有变。

    ——你需要获得更好的身份牌,不然可能在最后沦为祭品

    看完这段话后,江安宁收起联络器,开始继续寻找身份牌。

    另外一边的车晓晓看着血徒的身份牌有点懊恼,她感觉这个身份不够好,恐怕会在最后被淘汰。

    她不能坐以待毙,只能继续翻找新的身份牌。

    至于秦晴稳坐钓鱼台,看着熟悉的宫殿,内部却构建的无比简陋。

    “这座百花殿的确花了不少心思,可惜只有外表看起来有三分神似,内部却是满室荒唐……”

    按照神职不同,每天负责的事务也不同。

    那个时候的秦晴常常躲在花园内长廊下,只是因为呆在神殿内部总是感觉无比压抑,无尽的工作,压得人喘不过气。

    身为宫娥的屠好很明显还没有资格进入神殿内,她只是远远见过百花神殿。

    在她的想象中,神殿内应该是极尽奢华,彰显贵气,每天被无数宫娥服侍,享受世间万物的神明。

    其实那个时候的秦晴每天都在工作,就像现在的墨言般,没日没夜的批阅各种公文。

    而且身为战神的她,并不喜奢华,宫殿内部冷冷清清的,除了那个少年偶尔来陪伴外,在这里神明是少言寡语是无情无爱的。

    帮秦晴擦干净一处软塌,小茶狐抬头问道:“姐姐认识这里?”

    故作高深的秦晴挑眉,心想:谁不是有故事的女人……

    “虽然这里是赝品,但是正品却是我曾经的地盘呢。”

    如此宏伟的宫殿,在秦晴口中只能称作地盘,小茶狐掩嘴轻笑。

    精明的狐狸精早就发觉秦晴的身份不简单,自然也明白她话语中的寒意,小茶狐可以是曾经自刎的虞姬,她也可以是曾经高高在上的神明。

    “姐姐来这边坐会吧,等会说不定还要看好戏呢。”

    看着收拾干净的软塌,秦晴不修边幅的坐下等候,很快就有脚步声传来。

    偷偷摸摸的何深飞奔到秦晴身边,小心翼翼从怀中拿出一张身份牌,直接塞给了她。

    “我刚刚在一个暗格内找到的身份牌,竟然是金色的,我感觉应该挺厉害的。”

    金色的身份牌上写着——血臣。

    秦晴微微挑眉,那些人努力四处寻找,可能就是为了这张金色身份牌。

    将身份牌递给小茶狐,秦晴小声说道:“你拿着,藏好,相信那些人也没有胆量敢跟你抢。”

    刚刚提着泰阿剑的小茶狐,轻松解决掉两个人,谁都清楚她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绝对不敢轻易招惹。

    又等了会时间,所有人都聚集在宫殿内。

    冷法有点狼狈的拿着桃木剑,身上沾染着干涸腐臭的血迹,安行脸色如常。

    “师父,我们也找到了几张身份牌,但是被不少血尸追着跑,我实在厌烦都弄死了。”

    将身份牌都拿出来,秦晴看了看,并没有金色的,都是些普通货。

    “让他们挑选下吧,按照游戏要求,每个人都需要身份牌才能完成任务。”

    等高爽,万琳得到身份后,所有人的手机再次响起,又开始发布新任务了。

    【恭喜各位获得身份牌,现在游戏正式开始】

    正式开始?

    难道之前都是插科打诨?

    随后大家收到身份牌的提示,按照顺序血臣,血使,血徒,血奴,每个人的权利不同。

    血臣可以捕食所有人,但是惧怕血奴,血使者可以吸食血徒,血徒是最低级的存在,没有任何反杀的权利。

    血卫有一次开枪的机会,可以杀死任何人。

    血奴会一直被血尸追杀,若是可以跟其他参与者联盟,可以反杀最高等级的血臣。

    最后剩下的生存者,可以获得神女的垂怜,获得最至高无上的一滴血。

    秦晴看着一滴血的字眼,嘴角勾起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