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网 > 憨怂爷万里追凶 > 第1456章 苦肉计中的雾霾

第1456章 苦肉计中的雾霾

    暗斗!不可避免的暗斗,当身沦陷区的时候只有冷静的斗智!如果想要动武,那就是死亡的结局,不但是自己,肯定连带所有的兄弟姐妹,一路风雨坎坷走到了自己的“家”,虽然在敌人的重兵危机重重之下,只有冷静的斗智才能摆脱困境,只有学会破局和设局才能走出困境,而且可以高调的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从容不迫的从敌人的重兵之下离开,这就是另一种没有经历过的暗战!设计迷雾,不但是给敌人,也要学会给自己设定迷雾,这就是学会如何面对一切困境.......

    虽然饿,但是也要从日本贵族的优雅一口口的细嚼慢咽,四盘肉还是很快的吃进了肚子,再次抬头看向藤原纪川久大佐和其他五个日本鬼子中佐时,他们的眼睛睁的很大,其中两个鬼子中佐已经抬手捂上了嘴......

    我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用白色的餐巾布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这才端起青酒杯喝下一口,放下酒杯时两人日本鬼子已经快速站了起来捂着嘴向我鞠躬后快快向外跑去......

    我冷笑着对藤原纪川久大佐和坐着的三个日本鬼子中佐说:“私たちは帝国军人で、これは何か恐れることができて、私の父は私に教えて:私たちの藤原家族はいろいろな艰难辛苦の中で生きていきます!でも私は自分で杀した帝国里切り者の「心の肝」しか食べません(注:我们是帝国军人,这有什么可以害怕的,我的父亲告诉我:我们藤原家族要在各种艰难困苦中活下去!但是我只吃自己动手杀的帝国叛徒的“心、肝””)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眯着眼睛看了一下走进来的日本中佐,在他们恭敬的鞠躬后我这才继续说:“私は自分で作ったものしか食べないし、奥さんが作ってくれたものしか食べない!戦时中は人の心が腹を隔てていた!わかってる!自分の安全に気をつけ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私たちは帝国のために戦っている!(注:我只吃自己亲自动手的,而且只吃夫人给我烹制的!战争年代里人心隔肚皮呀!你们明白!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们在为帝国拼杀!”).......

    藤原纪川久大佐和五个鬼子中佐站了起来向我鞠躬但是没有再说什么,这一刻我知道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我这个“藤原秀吉”的身份........

    酒!一杯杯的喝下肚子,对于几个日本鬼子的敬酒我也是来之不拒,听着酒后他们对我说,他们在“淞沪会战”、“南京会战”......杀了多少同袍时,我心里升起一阵怒火,一边喝一边看着六个日本鬼子心里有种冲动,动手杀了他们!手里握着酒杯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忍住,但是脸上却洋溢着笑容,这一刻不知道有多么痛苦.......

    这是一种在怒火中的煎熬!猛然身后一只手抓住我拿酒杯的手:“夫!もう饮まないで!あなたには天皇陛下の任务があります!师団旅団长と「杉山元」将军、「二宫重治」将军のご厚意!(注:夫君!不要再喝了!你还有天皇陛下的任务!师旅团长和“杉山元”将军、“二宫重治”将军的厚望!”)孔令仪充满温柔的一口流利京东腔日语让我忽然明白着点失态......

    孔令仪此刻天衣无缝的话,瞬间让藤原纪川久大佐和五个日本鬼子中佐停下了饮酒恭敬的看着我和孔令仪......

    “哦!知道了!我和藤原纪川久弟弟这次能在支那的香港相逢,一定要喝尽兴!今天就喝到这里!明天我们继续”我笑着对孔令仪说完抬手一拍,木门开了走进来楚晋堂;“武田冈中佐、お年玉をみんなに!(注:武田冈中佐,把红包给每一个人!”)我笑着说;

    “はい!大佐阁下(注:是!大佐阁下”).......

    每个红包是五千美元,当五个鬼子中佐眼睛发亮的看着这些美元时,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これは私の藤原家の旅の少しの意味です!あなた方と私の弟の藤原纪川久大佐は同僚で、あなた方が香港における帝国の中坚的な力になることを望んで、私たち藤原家族を応援してください。(注:这是我藤原家旅的一点意思!你们和我的弟弟藤原纪川久大佐同事,希望你们能成为一股帝国在香港的中坚力量,多多支持我们藤原家族!”).......

    酒总是能够调节气氛,金钱总是能让得到着短暂的迷失自我!不论是什么情况下酒与金钱总是相连,而最为重要的就是女人!

    转回身看了一眼孔令仪,让我想不到的是孔令仪伸手抱住我的胳膊同时在我耳边小声说:“一切都计划好了!”;

    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心里想什么计划?但是为了演好这场戏还是用日语大声说:“油美!私たちはとても楽しかったです!これも弟の藤原纪川久と友人たちと饮んで楽しんでいます!残念ながら彼らの周りには女性の慰めがない!(注:油美!我们喝的很尽兴!这也是我和弟弟藤原纪川久和他的朋友们喝的很尽兴!可惜他们身边没有女人的安慰!”).......

    心里回忆了一下日本鬼子酒后的德行,快速的回忆了一下,此时我的一举一动完全应该是一个日本鬼子高级军官的样子!

    而孔令仪却是微笑中一副脉脉含情的目光对我说:“夫の言うとおりだ!あなたと私はホテルに帰って休んで、纪川久弟に彼の友达を连れて花酒を饮みに行かせます!私たちは何日も海を漂泊していた!あなたも何日も働いていますね。(注:夫君说的对!你和我回饭店休息,让纪川久弟弟带着他的朋友去喝花酒!我们在海上漂泊了好多天了!你也工作了好多天了!”)......

    此时不得不佩服孔令仪的日语说的非常好,而且把同样的一句话说出来意思就得自己理解了!孔令仪的手在我胳膊上轻轻按了几下,“おお!よし!藤原纪川久那私たちは先に帰って明日私たちは続けます!(注:哦!好吧!藤原纪川久那我们先回去明天我们继续!”)说完我便在孔令仪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はい!秀吉の兄!私たちは明日続けます!すべてのことは私たちは迅速に行うことができます!香港の抵抗分子と军统の特も不安!一绪に行こう!(注:是!秀吉兄长!我们明天继续!所有的事情我们会加快做好!香港的抵抗分子和军统的特也不安分!我们一起走!”)藤原纪川久大佐红着脸对我说.......

    “哦!香港有军统特工?你们为什么不统统抓起来呢?然后交给我来处理!活体“马路大”呀!”我笑着边说边和孔令仪向房外走......

    让我感觉到麻烦的就是吃个饭还要换上什么和服!换衣房间里只有我和孔令仪,我尴尬的抬手指了指让孔令仪转过身,而孔令仪却微笑的看着我,这让我好不尴尬.......

    快速的换上自己的衣服,正要准备出去时孔令仪伸手抱住我,然后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们出门后,会遭遇伏击,一切都安你说的计划好了,是武奎元他们的计划!你只是像个日本贵族军官的配合”!

    “嗯!我们走”我笑着说.......

    走出这家日本料理店后,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楼房和悬挂在外随风飘的招牌,两边的路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忽然路边的一辆黑色小轿车发动了,大灯亮起的那一刻缓缓向日本料理店驶来!也许就是这一刻站在日本料理店的所有人目光看向这辆缓缓驶来的黑色轿车时,我抬起右手有意整理衣领.....

    马路对面楼房内枪声响起,随着三声枪响瞬间身右侧不远处刚才还在和我喝酒的三个日本军官倒地......

    “混蛋!有伏击!横田兵卫郞向对面射击!”随着枪声我己经将身边的孔令仪抱住然后拔出手枪!快速向日本料理店里躲,不得不说日本鬼子的军事素养高!

    三四个呼吸时间,保护我们的日本鬼子已经向对面楼房开枪了,而且他们以轿车做为“屏障”!此时那辆缓行驶的小轿车猛的加速,车窗里伸出了驳壳枪.......

    我的手枪对着前面的黑暗处一阵乱打嘴里大骂着:“くそったれ!出てきて、泥棒と同じにしないで!バカヤロー」(注:混蛋!你们出来、不要和小偷一样!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