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1207 第四次长沙会战爆发

    ……日军先后三次发起长沙作战,前后动用兵力总和将近四十万,虽然均以失败告终,但一直是贼心不死。

    第九战区全体官兵奋死作战,连续三次击退了进攻长沙的日军,考虑到日军进取长沙的决心,三次会战取胜之后,蒋军指挥部方面依旧在时刻筹备着应对日军第四次可能发动的长沙作战。

    当时应对日军猛烈的攻势,蒋军方面共有三道声音。

    第一道声音认为,与其顶着巨大的作战压力坚守长沙,不如战略性放弃长沙,诱敌深入至衡阳一带,再与日军会战。

    第二道声音同样认为可以战略性放弃长沙,然后在湘桂边境的黄沙河一带,借助优势的地形会战。

    第三道声音则是薛伯陵将军的意见,他认为应该继续坚守长沙,借助易守难攻的,经营多年的坚固防御工事,与敌展开会战。

    薛伯陵是蒋军第九战区的司令长官,在对付日军方面多有战绩,威望甚高,尤其是在前几次的长沙保卫战中,更是带兵有方,一手炉火纯青的诱敌歼灭战术——天炉战法,打的日军是丢盔卸甲,屁滚尿流,对于日军来说俨然是一场噩梦。

    日占区方面甚至流传过这样一段童谣,叫:

    “南有薛老虎,北有孔剃头,日寇虽猖狂,罪血两边流!”

    啥意思呢?

    是说南边的正面战场上,蒋军部队里有个叫薛伯陵,绰号薛老虎的,这北面的敌后战场上八路军队伍里有个叫孔捷,绰号孔剃头的。

    这两个人了不得呀!

    那都是鬼子的克星,杀鬼子的狠人,南北夹击之下,打的小鬼子那是丢盔卸甲,屁滚尿流。

    每次日战区的一些老百姓们在私下里闲谈的时候,说到中国军队抗击日寇的时候,总会提到这孔剃头,还有薛老虎二人,无不是竖起大拇指,夸赞不已

    论起如何保卫长沙,大概再没有比薛老虎经验更丰富的将领了。

    就这样,面对信誓旦旦的薛伯陵,委员长最终还是决定将长沙防守的重任交给薛伯陵,并执行第三条战略,继续坚守长沙,在长沙一带与日军会战,阻止日军南进。

    而负责驻守长沙期间,这薛伯陵的确也是表现的可圈可点,各方面的防守要务尽心尽责,根本不给日军任何破绽。

    以至于41年底42年初的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以失败告终之后,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小鬼子依旧没敢进犯长沙。

    蒋军方面对此也是大肆宣传,说是有一头猛虎镇守长沙,日军自然不敢轻近。

    对于日军有可能发动的第四次长沙作战,薛伯陵其实也早已有心理预备。

    但是出于对自己亲手打造的长沙防御的绝对自信,薛伯陵认为,日军想要发动第四次长沙作战必须要有充分的提前筹备,无论是兵力的聚集,部队的休整,还是后勤物资的累积这都需要时间。

    另外,他坚信:“日军若想图谋长沙城,必先拿下常德,常德方面如果没有动静,鬼子绝不敢冒然进逼长沙!”

    其实薛伯陵的这份推论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作为进攻长沙城的跳板——常德,其军事价值太重要了。

    日军如果舍弃这一跳板,直接进攻长沙攻,势必将受到莫大阻碍,后勤方面也会被常德方面的驻军截断,甚至被两面夹击,这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兵家大忌。

    原本的确是这么回事。

    包括与第九战区进行对峙的日军指挥部方面,鬼子军官们也认为要下长沙必须先下常德以做足充分筹备。

    直到日军第六方面军正式组建,作为第六方面军总司令官的冈村宁次再次回归中日作战的舞台。

    在作战参谋部分析常德对于进攻长沙作为跳板之重要军事价值的时候,冈村与一众鬼子军官们的分析却是截然相反,并另辟蹊径的指出:

    “诸位虽然说的不错,但如果这么按部就班的展开作战,进攻常德的战斗一打响,长沙方面的中国部队一定会收到消息,并提前做足防备。

    所谓水无常势,兵无常形。

    如果按照传统的分析,传统的打法,敌人也早就已经洞悉了一切,也便失去了先机,这样的战斗难道还有什么优势可言吗?”

    说起来,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军方面的指挥官正是冈村宁次,结果他乘兴带着十余万的兵力而来,却被薛伯陵以天炉战法,集四十余万大军的力量,斩杀三万余,最终狼狈逃走,可谓是薛伯陵的手下败将。

    因此对于薛伯陵这头猛虎,即便是冈村,也是丝毫不敢大意。

    他认为常规的战法绝对无法击败薛老虎。

    一旁的鬼子参谋长宫崎问道:“司令官阁下,你的意思是?”

    “佯攻常德,主力趁机推进,直取长沙!”冈村语出惊人地说道。

    “可是,司令官阁下,如果不先取常德,这对于我军后勤运输线的通畅极其不利,甚至有可能会使我军处于腹背受敌之局面。”当即有军官提出了自己的忧虑。

    冈村却是不以为意的说道:“第九战区的中国军队主力皆在长沙一带,那是他们兵力防守的重点。

    至于常德,不过是与长沙形成掎角之势的辅助防御地带罢了。

    有坚固的城墙和充沛的火炮在,我军想要迅速攻占常德,这自然不太现实,可如果只是围而不攻,将这座城池彻底围成一座死城,难道这城池里的中国军队还敢不惧牺牲地主动出城作战不成?”

    一旁的参谋长宫崎佩服道:“原来将军是这么谋划的,我懂了,我军只是围而不攻,并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接着借助佯攻常德吸引长沙方面中国军队的注意力,趁机进攻长沙,一定可以打长沙守军一个措手不及!”

    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而有些唏嘘的冈村说道:

    “说起来,这还是狡猾的八路教会我们的战术!八路就常常使用围而不攻,围点打援这一套。

    这长沙一带守军虽然是中国正规军,但是在很多时候,他们作战的勇气未必比得上占领区内的那些原本是叫花子队伍的土八路。

    这些年,面临日益壮大的八路军,在与之作战的时候,我大日本帝国英勇的作战部队甚至都只能龟缩在城池之内,被少量的八路围攻而不敢出城作战。

    我自然不信被围困在常德内的这些中央军部队,在作战意志和勇气方面能胜得过我大日本帝国勇士们。”

    说着,冈村还补充了一句:“另外,围攻常德的作战要学会故布疑阵,起初可以动用规模兵力形成黑云压城之势,要把动静闹得够大,让所有的中国军队都相信我军是要集中兵力一举攻占常德。

    后续用中国话来讲,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甚至只需要留守少量的兵力,继续制造动静,从而掩护我军主力绕过常德,直取长沙!”

    “嗨!”宫崎佩服地回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