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网 > 小说张若尘池瑶 > 第四千零四十章 冥兵冥将

第四千零四十章 冥兵冥将

    “这是最后一道印记了,所有天机,在此处消失。”

    张若尘站在烽火台中,凝看墙体上的一道奇特纹印。

    纹印,是一个“屠”字。

    是血屠修为达到无量境后,自创出来的一个只属于他的神文。

    烽火台很大,内部空间长宽三十丈,足有三层。

    这个“屠”字,位于最上方的第三层,刻在垛口侧面,颇为隐蔽。

    北泽长城虽然暴露在宇宙虚空中,但,存在大气,蕴含稀薄的天地灵气。

    远处,修辰天神的身形,在一段段残墙上急速闪烁,寻找更多的痕迹。每一次挪移,至少都能跨越百万里空间。

    葬金白虎来到北泽长城后,情绪就变得很焦躁,一直沿着长城转来转去。

    池瑶站在烽火台顶端,道:“你不得不来北泽长城的理由,其实是为了凤彩翼?”

    在祖地祭拜时,其余人,并未听到张若尘和木灵希的对话。

    张若尘到北泽长城的真实目的,便是问天君都不知道。

    修辰天神返回,道:“为什么不能是为了血屠?”

    池瑶道:“若是血屠在北泽长城出事,前来此地的,该是地狱界的诸天才对,不死血族和命运神殿皆有可能。能惊动帝尘亲自前来,只能是刚晋升殿主的凤天。”

    修辰天神观察张若尘的神情,道:“凤彩翼如今可是一殿之主,她来北泽长城,必是有关乎整个宇宙格局的大事。若血屠与她同行……不对啊,凤彩翼可是天尊级的修为,底牌极多,谁能让她无声无息的消失?”

    “那就得看,凤天前来北泽长城的目的。”

    池瑶道:“尘哥,你应该知道内情吧?”

    张若尘挥手抹去墙上的“屠”字,目光游移向远处那座星球大小的黑色战城,指过去,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站在烽火台望去,战城只有拳头大小。

    修辰天神刚才去探查过,道:“一座史前古城的遗址,若还完好,容纳数十亿位修士也不在话下。但,早已残破不堪。”

    “唰!”

    张若尘身形一晃,跨越虚空,进入黑色战城。

    战城之广,无法用肉眼窥其全貌,空间结构混乱排布,天地规则异于天庭宇宙和地狱界。

    城中有黑色土壤,生长有一种深紫色树木,皆超过百米高。

    “咯吱。”

    张若尘缓步前行,地上尽是细碎的砖石、落叶、树枝,给人苍凉破败之感。

    修辰天神出现到一座残破建筑的顶端,道:“有战斗痕迹,但属于一个元会前,是天庭和地狱界征战乱古魔神的时候留下。”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不对!这里的天机,被改变过,手法高明。是直接改变了天地规则,从而掩盖天机,又抹去痕迹。”

    他缓缓抬起右手,掌心充斥真理神华。

    手掌反转,真理神华像一轮初升的朝阳,驱散虚妄。

    空间晃动,一座隐藏了的黑土疆域,缓缓呈现出来,不断向虚空中蔓延。

    黑土疆域中,雷鸣电闪,岩浆海洋一座座,魔气凝结成云,妖气笼罩数十万里大地……

    残留神气力量强横,即代表交手之人修为强大,也代表战斗发生在不久之前。

    “这……”

    修辰天神自问见多识广,却也被眼前的景象惊住,自语:“难怪北泽长城亿万岁月不毁不灭,原来隐藏的疆域世界,竟如此广阔。不会每一座战城都隐藏着一座世界吧?”

    “若是如此,北泽长城蕴含的物质,简直堪比天庭和地狱界了!”

    张若尘道:“你修炼了超过百万年,以前就从来没有来过北泽长城?”

    “来这里做什么?又远又危险。”修辰天神道。

    张若尘道:“对寻常神灵来说,或许存在不少危险。但,修为达到无量境,这些危险,完全可以避免。”

    修辰天神终于有机会指点张若尘了一般,道:“你忘了乱古魔神了?乱古魔神能够在北泽长城沉睡一千多万年而无人知,这是正常现象吗?”

    “另外,历史上,天庭宇宙和地狱界那些得罪了诸天的神灵,只能远走宇宙边荒,其中北泽长城就是一处躲避追杀的好去处。久而久之,北泽长城也就聚集了多少神灵的后裔,本神听说他们势力最庞大的时候,甚至超过百族王城。”

    “可惜,一个元会前的那一战,几乎死绝了!”

    张若尘穿过一条大概三丈宽的空间活跃带,进入那片充满战斗余波的黑土疆域,细细感应,发现了多股强横的气息。

    “缺、般若、海尚幽若、炎巨、青翡微、海尚明宫……”

    张若尘神情越来越凝重,担忧情绪激增。

    他没有想到,凤天竟如此孤注一掷,将命运神殿新生代的神尊级人物,全部都带来如此险境。

    修辰天神的声音响起:“有重明老祖和巴尔的气息,这下麻烦大了,莫非北泽长城是冥祖派系的老巢?是了,乱古魔神当初就是在北泽长城苏醒。”

    她语气中,带有不安的情绪,很想立即离开。

    “张若尘,我们得赶紧走,凤彩翼这一次绝对是有死无生。”

    张若尘一言不发,向黑土疆域的更深处走去。

    修辰天神急在心中,知道自己劝不动他,只得转身返回黑色战城,准备将这里的发现告诉池瑶,让池瑶来劝。

    太危险了!

    多待一刻,都可能死在这里。

    黑色战城外的长城上。

    葬金白虎眉心的葬字闪烁不停,它低垂头颅,一动不动,状态极为不对劲。

    池瑶多次尝试与它的神魂沟通,却得不到回应。

    修辰天神快步走来,道:“先别管它了,去管一管张若尘吧,战城中有大发现,北泽长城是大凶之地,我们必须立即离开。”

    池瑶正要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见张若尘已走出战城,站在城门位置,手中提着一杆断掉的阵旗。

    旗面被神焰灼烧过,留下了一个个窟窿,很是破烂。

    “这是命运十二相神阵的其中一杆阵旗,我曾参与炼制。此阵被破,阵中诸神凶多吉少。”张若尘以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

    池瑶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担忧,道:“能否看到过去?”

    张若尘摇头:“战场的天机被抹去了,出手的,不止一位半祖。过去之投影,未来之痕迹,皆清理得干干净净。”

    池瑶道:“未见尸骨,一切就还有转机。”

    修辰天神道:“先别管什么转机了,既然出手的不止一位半祖,我们便完全没有机会了!我总觉得,危险越来越近,说不定尸魇已经盯上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