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百一十四章:原来你早就知道

    外面的小雨淅淅沥沥,恰逢下雨,又两人无事,就会迎来苏家的传统:听雨。

    只是苏叶是在闭目认真听雨,而姜白芷则是偷偷瞄了苏叶一眼,调整了下姿势,偷偷摸出了手机,顺便调低音量。

    自从昨天‘为苏教授打call’的话题出现,事情再一次超出了姜白芷和吕晴的预料,因为他们准备的素材其实有限,可是网上却源源不断地有人考古出苏叶的过往场面。

    比如眼前的这个视频,台北辅仁大学的一场有关沙翁戏剧《哈姆雷特》的座谈会,视频中的苏叶正在讲述着他对悲剧的看法:真正的有力量的悲剧,从来不应该是基于发生在人物身上的偶然事件,甚至由于人物的性格所决定的必然选择都不能算构成伟大悲剧的要素。

    真正有力量的悲剧应该是社会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是人与社会制度在不可调和的斗争过程中头破血流体无完肤,却仍然散发出强大人性光辉与感召力的千古绝唱

    将这个视频看完,姜白芷又往下翻,对于这些苏叶的考古场面她看的乐此不彼,因为某种程度上,别人将这个视频分享出来就是对苏叶的赞美。而姜白芷面对别人对苏叶的赞美,根本无法抵抗。只是下面的评论时不时出现的‘老公’字样,让她有些不爽,她都还没叫过几声老公呢。

    下一个视频是苏叶在剑桥大学讲座的视频,而这个视频姜白芷正是经历者,没想到竟然有人录了下来,但即使已经听过,她还是看的津津有味。

    “禅宗说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但你会明白,她就是唯一真法,这叫见自己!佛座下最受宠的弟子阿难爱上一女子,佛说你和这女子不可能在一起,阿难说他愿意化身石桥,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日晒五百年,换一场相遇。天地无情,偏要逆天而行,这叫见天地!佛家讲要爱芸芸众生,可她就是芸芸众生,余生只求爱她一人,其他人再好也无关,这就是爱众生.”

    重看这个视频,姜白芷心中另有一番感受,她不由在想,当时苏叶在说这段话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在讲给她听?这应该是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那个时候他就爱上了自己。当带着这个心情再看当时场景,姜白芷满心甜蜜,这也算是苏叶和自己爱情的见证之一

    最令姜白芷惊喜的是,竟然有人还发了苏叶上大学时候的视频。在得知苏叶喜欢自己那么多年后,姜白芷对于没有陪同,见证苏叶的青春,一直都觉得很遗憾。她特别想了解苏叶青春时候的样子,信息技术的发达真是特别好,帮她实现了心愿。

    视频的文案是:作为苏叶校友,和他参加过一次大师辛温的讲座,苏叶发言和辛老探讨过拿起和放下,哪个更难,当时颇为震撼。

    “拿起和放下,这是一个相对立的词汇,但该处所讨论的应该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拿起和放下,拿起幸福,放下苦难,这些不用讨论。既然需要讨论,必定不是轻松的东西。比如,责任。这样命题争议的点就在于,拿起责任会很辛苦,但放下却很轻松,但既然讨论就证明放下也没有那么自洽。所以我认为高尚的人放下难,普通人放下容易”

    “怎么在偷偷关注我?”不知道何时,苏叶都到了姜白芷身边。

    姜白芷被吓了一跳,顿时手忙脚乱,手机想藏也不来不及,干脆就强装无事道,“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我有些无聊就看会手机。”

    “刚才那视频里面应该是我吧,我想想,大概是我大三的时候。也是因为这场座谈会,老师很欣赏我,让我读他的研究生,后来又读他的博士,博士毕业,老师正式收我为弟子。”

    “啊?还要拜师吗?”

    苏叶没好气地弹了下姜白芷的脑袋,“你以为成为老师的弟子有那么容易?老师带了很多硕士博士但只能说是他的学生,我是弟子,是跪下磕头奉茶的那一种,老师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很老派,当时收我还请了很多名宿见证。”

    姜白芷可怜巴巴地揉揉头,“人家不是不知道吗,你怎么舍得还弹人家。”

    苏叶却不以为意,反而意味深长道,“不要转移话题,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想说?”

    不知道为什么,姜白芷总觉得苏叶的目光好像把她都看透了,于是她避重就轻道,“说什么啊,就是无聊刷会视频,可能大数据知道我是你女朋友,就给我推了你的视频,你是我男朋友,我肯定要看啊。”

    姜白芷越说越理直气壮,连她都佩服自己,这个理由真是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