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百一十八章、莫闻,还说你不会魔法!(8K)

    热火在客场更衣室内进行了短暂的庆祝,对于联盟中的大部分球队来说,一座分区决赛的奖杯可能就需要球队几十年几代人的奋斗,热火虽然去年拿了总冠军,但也不会奢侈到瞧不上分区冠军的奖杯。

    胖蜗壳和芬利是最开心的两个,在场的热火球员,除了新秀塔夫特以外,就他俩没有解锁这个成就,其他人不是上赛季跟热火夺冠过就是曾经在别的球队拿过。

    不过他俩也并不菜,即便没拿过分区决赛的奖杯,俩人也曾经以1.5当家的身份带队打进过分区决赛,还都赢下过两场,不用四舍五入,热火全员都有在分区决赛赢球的经验……

    阵容深度恐怖如斯!

    输给这样的热火,活塞主场的解说也只能说一句球员们尽力了。

    赛后返程的大巴上,莫闻拿着一个汉堡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吃。

    汉堡是比卢普斯给的——这个迷信鬼自从04年总决赛第一场前吃了个汉堡砍下22分后,就把他母亲亲手做的汉堡当成了幸运餐,总决赛期间餐餐都吃汉堡,生生的吃了小半个月。而这个习惯也被他延续到了现在,每到有重要的比赛,比卢普斯都会拿出他母亲的汉堡来自我附魔。

    不过这也不是比卢普斯唯一的迷信行为,这货从来就不在赛前接受采访,因为99年的时候有一次在赛前接受采访后,他不但输掉了比赛,而且还在比赛中因为碰撞倒地导致肩膀脱臼赛季报销。

    迷信行为在NBA并不少见,乔丹的一条北卡幸运裤从19穿到了39,马龙为了保护自己的运气一个赛季不换袜子。指环王拉塞尔把呕吐当成了自己的赛前仪式……

    奥胖每场比赛也要穿两条袜子——因为他觉得自己罚球不中是有诡怪作祟,多穿层袜子能帮他抵挡诡怪。

    这汉堡代表着比卢普斯的祝福。

    本着怀疑的态度,莫闻觉得这个汉堡最好的归宿应该是展览柜,比卢普斯这货不是纯粹的好人,东决四场这货被他防的命中率和得分没比上一轮跟基德对位的时候好多少,不跟他掏枪就不错了,还给他送祝福?

    但莫闻也确实有点饿了。

    客场的饮食在这个年代还是个痛点,这两天在底特律大伙吃东西都吃的很小心,酒店提供的食物也不放心,外送也不敢点,生怕遇上极端球迷把投毒事件复刻一遍。

    本来赢下比赛是可以去外面好好吃一顿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莱利还是让他们连夜赶紧飞回来再搞庆祝的事情。

    横扫结束到总决赛开打又要等上9天,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来放肆。

    就在莫闻伸手褪去汉堡的包装时,包装纸的声音吸引了旁边奥胖的注意。

    “喔噢,汉堡?我闻到味道了,让我看看又是哪个小调皮在吃独食。”

    “昌西把他的幸运汉堡给我了,但我在考虑要不要吃它。”莫闻没有掩饰,拨开包装露出了用料扎实的母亲牌汉堡。

    “哦,是战利品啊,沙克觉得这战利品应该也有他的一份功劳。”肥鲨拍了拍自己的五花肉,大大的咽了口唾沫。

    莱利不在,也没有人对他的体脂率进行管控,这货这段时间基本上就处于一个百无禁忌的状态,“委屈”两天后他也继续要犒劳一下自己。

    “汉堡,哪里有汉堡,我也要我也要!”

    后排的佩顿也闻着味扒了过来。

    “见者有份,见者有份!”不知何时周围的人都凑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谁,从莫闻的手中“接”过了汉堡,开始自顾自的分了起来。

    “嘿嘿嘿,你们冷静一下,这玩意是昌西送的,我还不确定它能不能吃!”

    “昌西?他人不错,我放心,倪哥不骗倪哥。”

    “不是…,零食柜里的东西都吃完了吗,你们就这么饿……”

    不等莫闻多说什么,被大卸八块的汉堡已经不知道进到谁的肚子里了,而莫闻手里只剩下一个包装袋了。

    分糖的人没吃到糖,踏马的!

    ……

    “吧唧吧唧,这个酸黄瓜…可真地道。”

    “我从这汉堡里吃到了几分意大利黑醋的味道,真不赖!”

    莫闻叹了口气,吃吧吃吧,吃完了总决赛你们C!

    ……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后,热火球员在夜色的掩护中又直奔着机场而去。

    不过,让人有些奇怪的是,之前还挺吵闹兴奋的几个球员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的好像都揣着什么心事。

    大巴一停,好几个人连行李都来不及拿就飞一样的冲进了航站楼。

    只留下几个人和一众教练组在风中凌乱。

    后面是有外星人追击吗,这是发生啥事了?

    莫闻看着拉苏尔的小碎步,好像隐隐明白了什么。

    十几分钟后,佩顿畅快中带着些许虚弱的率先回来了。

    “马泽法克,昌西不会真在得的给伱的汉堡里下毒了吧?”

    “帮我问问他用的是什么药,MD真够劲,三天的存货一口汉堡就给我清空了。”

    莫闻看着他的样子吸了一口凉气。

    真是那个汉堡啊?

    昌西这狗东西…难道说这小子搬家了,还是打算下赛季就退役了?

    这要是换成他吃了…

    闹成这样,莫闻来不及嘲笑他们,一个电话就给比卢普斯打了过去了。

    “狗东西,你在哪个汉堡里面放了什么?!”

    “哈哈,感觉怎么样?”

    “你TM真下毒了?”

    “怎么可能,就是那个汉堡放的久了一点,G3之前我妈妈多做的,之前一直放在冰箱里,我闻着还好啊,给你之前加热了一下也不像是有什么坏味。”说着说着比卢普斯突然想到什么。

    “等等…昨天球馆好像检修断电了半天,呃…你吃的时候没察觉到有坏的味道吗?”

    “没有,因为全都被我队友分了。”莫闻有些无奈叹道。

    比卢普斯:“啊这…,你们还行不行,要不要我们替你们打总决赛?”

    “电话我在全程录音,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供证。”

    “嗯?你说你偷了我放在冰箱的汉堡?该死的,把我的汉堡还回来!”

    ……

    飞机上肠道刮油活动的还在继续,之前还在嘴硬队友们体质不行的奥胖成了这次航班的主角。

    他在飞机厕所的爆破作业惊动了空姐。

    如果不是奥胖不是奥胖,以他搞出来的动静,飞机可能就要考虑紧急迫降了。

    奥胖出来之后,空姐松了口气,但闻着其中的味道,一边皱眉一边也有些疑惑地看向了上方的烟感。

    见鬼,这玩意不会是坏了吧?

    记者们看着摇摇晃晃下飞机的热火众人,纷纷露出了感动和敬佩的神情。

    看看热火这群球员们疲惫的样子,能横扫活塞真不是没有原因的啊——真的拼!

    不过变质汉堡的威力基本也就到此为止了。

    也就是这群美国佬的胃都被“最佳赏味期”(美国食品通常有两个截止日期,最佳赏味期和保质期,但通常过了最佳赏味期就会丢弃。)和严苛的食品安全法惯坏了,换成…咳咳,换成三哥可能就是一个屁的事。

    迎机的热火球员又唱起了莫闻的《betonme》,这首歌在去年热火夺冠后被下注热火的各大赌狗们奉为神曲,可惜今年基本上没有热火的盘口了。

    就算有也只是赌热火单节胜负的盘口,热火总冠军的赔率已经接近银行的贷款利率,算上手续费和税费,基本上就是压一套房,赚个冰棍。

    东决奖杯被莱利放进了球馆在去年刚修建的奖杯展览台。

    比起去年的东决奖杯和奥布莱恩杯,新烧制出来的东决奖杯还带着火气(没有氧化层),在灯光下格外的醒目。

    比还带着火气的新奖杯更显眼的,则是在这个奖杯之上空旷白亮的展览台。

    而比这个空旷展览台更显眼的,则是在另一侧完全是空空的展览台。

    莱利的目光没有停留在新奖杯上,而是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看着奖杯上方的留白。

    随队记者问他在看什么,他只回了一个单词——“命运”

    “那这边的呢?”那记者又指向了另一边完全空白的柜子。

    这回莱利没有接着回答,而是把大背头转向了身后,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那个靠墙看向窗外的男人,眼神一转,又看了眼热闹的聊着夏天该去哪度假的其他热火球员。

    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了一个复杂微笑。

    “野心。”

    ……

    总决赛的时间是之前就定好的,横扫后热火又迎来一个“小”长假。

    意外的是,热火球员们都没有借此机会放纵。

    奥胖一改往日的懒散,主动做起了表率,积极地配合教练组训练。

    他很想创造一次季后赛全胜夺冠的记录,这是之前所有球队都没有完成过的壮举,01年的时候湖人本来有机会,但中间歇的太久把比赛的感觉都歇没了,遇上了前两轮杀红眼的艾弗森和76人,也只能无奈的交出了自己的一血。

    训练过后,奥胖又组织着大伙一起去自己家里看西决天王山。

    这货是真的认真了。

    西决前几轮也确实足够精彩。

    两个去年奉行全攻无守的队伍在今年都像传统球队一样加强了防守,有攻有守,就像在孜然里面加了辣椒面,直接让比赛的风味上了一个台阶。

    四场战毕,两队两队打成平手,但多数人还是觉得太阳占优。

    但从表象来看——

    西决G2,在首轮锁喉了科比的拉加贝尔因伤缺阵,小牛第三节多了10个罚球,还是被太阳领先,直到末节6.5人轮换的太阳体能兜不住了,才最终被反超。

    G3拉加贝尔继续缺阵,小牛以7分的领先艰难拿回主场优势。

    而等到G4,拉加贝尔一复出,太阳就立马屠了小牛20分。

    纳什没能做到像去年一样统治系列赛,贾森特里和哈里斯这两匹快马在“小将军”约翰逊的调教下已经把防守练出来了。天赋满满的约什霍华德能提供不输给莫闻的防守质量。

    在没有小斯的霸王冲锋做牵制,纳什单靠个人创造机会的能力其实没有多强。

    不过德安东尼把他在意甲执教时的小球战术和团队理念融入进了太阳里,一定程度上让太阳摆脱了对球星的依赖。

    很难想象到一年前场均还不到5分的迪奥,一年过后竟能在小牛的头上、在西决的舞台中拿到34分。

    “你们觉得今天谁会赢?”

    奥胖搓了搓怀中儿子的狗头,向周围几人问道。

    “太阳吧,毕竟他们有全联盟第…二好的控卫。”佩顿先瞥了一眼莫闻,又挺了挺胸膛。

    “如果阿玛雷还健康的话我肯定看好太阳,但是现在他们只有蒂姆托马斯、马里昂和那个法国人(迪奥),我承认他们都很有活力,但是身高问题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莫宁摇摇头,给出了一个和大部分专家都相反的结论。

    被小牛“抛弃”的芬利让人意外的支持了小牛。

    不过也不奇怪,芬利本身就是一个老好人和小牛其他球员关系不差,而且库班的做法虽说无情,但芬利该给的1600万一分没少给。

    裁员了但还是按照合同给你发两年高额工资……这样的公司老板好像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打成平手说明两队的实力并没有特别大,一众人讨论半天也没有一个能说服对方的结果。

    莫闻没有想加入讨论的意思,就静静地欣赏着电视内外“专家”和球员们的争论,但最后大伙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毫无疑问,热火之前做预测最准的还是莫闻这个现役的球队大脑。

    “我希望太阳能晋级,有史蒂夫(纳什)在沙克和德怀恩就没法跟我争FMVP了。”

    莫闻轻笑着说道,大伙一听也跟着笑了。

    不谈纳什这个漏洞属性,只要太阳晋级,那总决赛就少不了谁才是现役第一控卫噱头,只要莫闻数据下滑不是太多,赢下和纳什的对阵,还真有很大可能连桩FMVP。

    “客观点,从实力出发,小牛会晋级。”

    “小牛阵容看似跟去年没有什么变化,迈扣还来了咱们这,补强约等于没有,但别忽视他们队内那群年轻人的成长。”

    “德克,已经很强了。”莫闻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其实就算莫闻剔除脑海中的记忆,剔除在副本中的实战,仅从这几场比赛看下来小牛也是赢面更大的那一个。

    不可否认,投射在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重要,但放眼当下,禁区还是大部分战术的终点。

    而太阳在这轮系列赛中对于禁区的设计少之又少,禁区得分基本都来源于挡拆后的空切和反击中的快攻长传。

    迪奥和另一个也喜欢投三分的内线蒂姆托马斯让太阳的整体拉得很开,但单挑突破或者背打的工作基本就只有纳什和马里昂偶尔上演,跟小牛较少的配合和大量的面框单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对于篮板,太阳在这个系列赛几乎也是一边倒的劣势。

    张指导曾经讲过一个江湖上的传说——有一天太阳球员们在训练前玩跳高机,端着咖啡,穿着拖鞋的迪奥来凑热闹,问道“咱这嘎达谁跳的最高?”

    队友指着那个最高的记录告诉他,是小斯。

    然后,迪奥放下咖啡,踢开拖鞋,在众人面前轻松一跃,就破了小斯的记录。

    回过头来,穿好拖鞋,其咖啡尚烫嘴。

    迪奥有个职业跳高运动员的父亲,基因相当的优异。

    但篮板这玩意不是说光比高度就够了。

    巴爵爷当初能以2米之资获得篮板王,弹跳只是前提,他那举世无双的卡位巨臀和要板不要命的拼搏精神才是能在一众人中脱颖而出的原因。

    很明显,热爱生活的法国人跟后面两样都不沾边。

    而另一个内线蒂姆托马斯,有现在太阳最高的208的大个,但他每场比赛三分投的比抢的篮板都多。

    70%的进攻就底角或者三分线外45°一个立棍,也不想着去争前场板,平均2场一个,就在外面混饭吃,禁区出手占比只占到20%,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内线。(大伤后的恩比德的模板找到了!)

    小斯在的时候两边的篮板还能打个有来有回,而小斯不在,四场太阳接近落后40个篮板。

    太阳说是加强了防守,但是德安东尼就不是一个能玩得转防守的主。

    小牛一水的突破型球员,但是太阳还是一直秉持单防和包夹,对于小牛最害怕的联防,做的很糙。

    前几场“小将军”在防守上一直做得比较保守,给了太阳不少投篮机会,太阳也都把握住了,但就调整的角度而言,小牛是主动的一方,而太阳是被动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