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百一十四章离间之计

    岩石看到了公孙康另一边手飞速掐印。

    有猫腻啊!

    还有特殊手段对付我。

    那倒要看看啥东西了,小爷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天阙剑不能用了。

    一柄没有拔出来的剑,即便有一定的神威,也是有限。

    更何况现在面对的还是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不够看啊!

    对付公孙康此刻的战斗力,必须要有一个针尖对麦芒的策略。

    罢了。

    岩石迅速的换了白骨描,虽然嫁接的白骨描远不如天阙剑。

    但是自己却可以倚仗白骨描挥出剑出法随。

    此时此刻也只有剑出法随可以对付公孙康的一剑了。

    白骨描出,剑出法随现。

    嗤

    两剑相对。

    都是绝巅之剑。

    两种意境的碰撞。

    天地刹那之间迷蒙一片。

    托天顶地的感觉。

    两种力量相互碰撞,消融,许久才相互泯灭。

    在两人面前形成一个力量交错的漩涡。

    谁若进入,一准会被这样的力量撕成粉末。

    太恐怖了。

    匡

    两剑相交,两人同时掀飞出去。

    各自撞在墙上滚路在地。

    都是嘴角淌血,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又几乎同时翻身,以剑拄地看向对面。

    四目对视,各自嘴角淅淅沥沥的鲜血淌下。

    不分胜负。

    这样的结果把两人都震惊到了。

    “我以为我自此无敌天下,年青一代无人可比,却不料遇见你……”

    公孙康摇头。

    绝没有想到,两种秘法加持之下,依旧不如人家。

    对方的底线在哪里,为何如此强大。

    心中震撼无以复加,自己可是人间愿力和天地之威双重施加。

    却不料还是一个平手。

    这个人就没有弱的时候么!

    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人间愿力的升级,以为就此可以开启不一样的人生。

    因为天地之威会随之而来加强,那知道还是如此。

    “对面的猪啊!你的极限在哪里?……”

    公孙康真的要疯了,心中破口大骂,怎么就碰到这样的一个对手。

    他哪里知道,此刻的岩石同样震惊着呢!

    这才多久,公孙康这家伙怎么就变成这么强了。

    自己挥出的可是剑出法随,没有一丝水分的东西。

    结果如何?

    两败俱伤!

    无法接受呢!

    自己在变强,人家也在变强。

    自己有奇遇,人家也有奇遇啊!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点都没有错的。

    “呵呵……”

    公孙康先动了,只是冷笑着,没有说话,手中断了的人皇剑斜撇。

    此刻的他还是一心要救无名。

    兄弟情深,到了此时此刻,还是牵挂着无名。

    一步步走向无名的脑袋,眼睛却盯着岩石,随时要挥剑的样子。

    害怕岩石出剑。

    刚才的交手,让得他万念俱灰。

    哪还有逞强斗狠的心思。

    赶紧拿了自家老哥的头颅跑路。

    岩石苦笑,挥剑吗?

    还是剑出法随,怎么可能呢!

    原本就没有恢复的身体,刚刚才挥出一剑剑出法随,已经到了极限。

    还能吗?

    真不想活了才行。

    自然可以的,可有必要吗?

    挥出了又如何?

    不过就是徒增烦恼而已。

    眼瞅着公孙康提起无名的脑袋,后退着一步步走向门口。

    无奈啊!

    “人皇城只要一个小人皇,人皇城只有一个人皇……”

    岩石没有动,却低低的说了这么两句。

    一时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告诉公孙康人皇城的一个事实。

    千百年不曾改变的事实。

    只有最强大的人才会成为新一代人皇。

    虽然公孙康顶着一个小人皇的名号,可他并不是最强大的那个。

    年轻一代中人皇城最强大的却是公孙无名。

    此刻就剩一个脑袋的家伙。

    岩石说这样的话,另一番深意耐人寻味。

    却是点在了公孙康深埋于心底的东西。

    公孙无名是自己哥哥,可他也会取代自己成为新一代人皇。

    这样的想法其实他曾经想过的,只不过被深藏心底罢了。

    此刻差不多被戳到了痛处。

    岩石在告诉他一个事实。

    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这个人,而是如何灭了这个人,还不被发现。

    此时此地,还有比之更好的时间地点吗?

    没有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亲情有什么用,你念亲情,人家未必会。

    权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

    即将跨出门洞的公孙康浑身剧烈颤抖,猛然抬头,凶神恶煞地盯着岩石。

    离间之计。

    明目张胆的啊!

    这个人居然看穿了自己心底的一切。

    感觉可怕的同时,也是一阵无力。

    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

    手中半截人皇剑紧了又紧。

    缓缓跨步,居然有了要与岩石拼命的想法。

    岩石的话已经触动到他的心底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