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八一五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周金财的双手被反铐着塞进了小车的后排,王言摆手招呼着接对面两个看热闹的人过来,他们是跟孟广成一起的工友。

    “上车上车,这边离东宁村挺远呢,正好我给你们送回去。上车别乱说话啊,最好是一句话都别说,我这有执法记录仪,全程录音录像,哪句话没说好容易有麻烦。”

    王言嘱咐了一句,让这俩人一左一右的上了后排夹着周金财,嘶嘶哈哈的打着哆嗦,看着周金财就是一脸的没好气。要不是这逼不给钱,他们也不至于跟着跑了一天,尤其这晚上温度下来了,给他们俩冻屁了。

    他们俩不说话,周金财却是说话了:“警察同志,你见到陈明生了?”

    “我问他能不能给你结账,他跟我耍官腔,打太极,所以我跟张所说了一下,一定要秉公处理,谁打电话都不能放人,必须拘留十天以上十五天以下,还要给他的家人、公司通知到。所以你不用惦记了,他这个经理是干到头了。”

    “他可是认识公司高层的,这个建筑公司还是万春集团的。你以为通知了公司,通知了家属就有用?大家都是男人,在外面难免应酬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金财并不相信王言的话,他看了看左右,“你们就闹吧,今天坏了我的事儿,你们的工钱怕是难了。另外明年你们还干不干了?平安的工程不少,但是就那么几家,我不说全认识也能认识一大半。”

    王言乐了:“好,很好,当着我的面就敢威胁他们。周金财,你最好干干净净。”

    “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啊,我有什么不干净的?警察同志,你办案的时候就是这种态度吗?你放心,我肯定投诉你。”

    “随时投诉。”王言笑呵呵的点头,安稳的开着车。

    他是不信工头能有多干净的,本来吧,不知道、没证据他也不愿意多搭理,痛快的把钱结了就行。可现在周金财有些不识趣,隐有依仗,不拿他这个小警察当回事儿。

    想也正常,也就平头百姓怕警察,有几分能耐的,又自觉没什么事儿的,谁也不怕。

    总有些人,不见棺材不落泪。

    王言会跟这种自以为能耐的小人计较吗?

    那是必然的,他格局大,心胸广,就是心眼儿不大,可记仇的很……

    经过大半个小时的车程回到了八里河派出所,让辅警把人送去下边的讯问室,王言带着两个工人去了前边的接待室,这里孟广成和任明忠在喝着茶水玩手机呢。

    赵继伟颠颠的跑过来:“言哥,任大哥的笔录已经做好了,你看看。”

    王言抖了抖那一沓子纸,大致的翻看了两眼,点了点头,随口勉励了一句,对孟广成等人交代道:“你们先回去吧,今天肯定是不能和解了,我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周金财。另外根据我的判断,他手里的现钱可能不多,建筑公司不给他结账,那他要是想给你们结账就只能抵押房子、车什么的。

    但他肯定是不会这么干的,所以现在要钱得跟那个建筑公司要,跟周金财的关系不大了。不过老任大哥你放心,打你的这个事儿肯定不能完。一会儿我让人送你们去三院,走急诊验伤,回去踏踏实实的呆着,等我电话就行。不管什么情况,一个星期之内必定把钱交代你们手上。”

    找辅警开着警车带着孟广成等人去三院,王言喝了会儿茶水,抽了一支烟,这才到了地下的讯问室,见到了坐在那里一脸的无所谓,甚至瞌睡起来的的周金财。

    调好了监控,王言拿出手机找出视频,走过去一巴掌给他呼精神了,这才说道:“任明忠报警,说你打了他,这是他们录的现场视频,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是我打的,他想怎么样?”周金财瞥了一眼手机上的画面,不在意的说道。

    王言走到桌前坐下,笑呵呵的问道:“是你想怎么样。”

    “老任我知道,他就是脾气倔了一点儿,我打他也是为他好。警察同志,咱们不是有那个调解程序吗?你这样,把老任叫过来,我跟他好好聊聊就没事儿了。”

    人无耻起来,是真让人恨的倒牙。不过王某人的心态倒是还算平稳,他摇头道:“你还是没明白现在的处境啊,摆在你面前的路就一条,给任明忠赔钱,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再一个就是配合把他们的工钱给结了。

    现在你面对的是三件事儿,第一个就是打人的问题,处理办法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如果你积极赔偿,取得谅解,那么这十五天可以免去。

    第二件事儿,是你嫖啊娼的事儿,这个事儿我之前跟那边的所长也交流了意见。拘留十五天,罚款两千。

    第三件事儿,是之前抓捕的时候,你涉嫌辱骂警察。这件事儿我个人的处理办法,就是拘十天,罚五百。这个目前还不确定,回头我要找所里的领导和检查院的同志过来认定一下。

    去除这第三件事儿待定,前两件事儿是没有联系的,也就是说,你赔偿任明忠,那就拘你十五天,不赔偿,那就拘你三十天。我们这边十五天,那边再来十五天。如果后续认定你辱骂警察,那么你在那边拘完十五天,还得回来再拘十天。

    而且我还要明确的告诉你,在这个期间,要对你展开调查。这两个是你的手机,一会儿我就会对你的手机进行技术侦查,你最好真的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我说的够明白了吧?现在说说你想怎么办吧。”

    “明白。”周金财点了点头,脸色很难看,“就是要整我呗。”

    王言微笑,全程录音录像,他是不会承认的。

    “你对警察的成见很深啊,整你有什么意思呢?我们是打击违法犯罪,你违法了,后续可能还犯罪,就这么简单。”

    “拘留是不是得通知家属?我要打电话。”

    “别着急,咱们先把打人的笔录写完,我问你答。”

    有辅警在一边打字记录,王言微笑着询问着之前要账打人的详细情况,周金财也配合,他又不是头一次进来。记笔录就是走流程,说明白事情的因果,再说还有视频证据,容不得他狡辩。如果有人能救他,那这个笔录就是废纸,如果没有,那肯定就是随着处理结果一同保存的文件。

    做完笔录,周金财签字按手印,之后被带到了留置室,当着王言的面,开始翻着通讯录打电话。

    说是给家属打电话,但是他一个电话也没打给家里人,当着王言的面找关系,想要找人把他救出去。还给那个建筑公司的一个什么副总打了电话,说了情况,似乎是想要找补一下,因为他惹事儿,连累那个项目经理陈明生被抓了嫖。反正是一通打电话,就是想要找人捞他。

    说到底,这是个没听过王警官威名的人,或者听说过但是并不信。

    王言并没有阻止,他就想看看,谁胆子这么大,敢把电话打到王所、张所那里。反正他不怕事儿大,有多少人他都敢举报。反正能打电话的,有一个算一个,绝对都是尸位素餐,大搞小团体,谋私利之辈。而知道了事关八里河派出所,仍旧敢打电话的,那就是看不起他王某人了。

    如此等周金财打过了电话,王言才收了他的手机,给他关在了所里的留置室里。

    王言说到做到,拿着两部手机回到他的工位,直接就开始破解密码,读取手机里的各种信息。大罪肯定没有,但是有赌博的聊天记录,还有给施工单位行贿的记录,更有指使别人打人的聊天记录。另外还有一件事得到了证实,孟广成说的包养大学生的事儿是真的,毕竟大学生活好嘛……

    看着各种的信息,王言很欣慰,有了这些,这个周金财今年肯定是没法过了,明年能不能过看情况。

    王言有些无奈的摇头,他还真没想收拾周金财,是这工头牛逼惯了不长眼,非得往上撞,那可真怪不着王警官小心眼,毕竟这小子真犯罪了么。

    当然如果没犯罪的话,王言肯定也没完,保证让这周金财以后没活干……

    这时候王言才开车回家,来回的折腾两趟,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