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章 儿子犯案

    柳家驹的海鲜门店这两天的生意不错,他们两口子忙得不亦乐乎,连儿子晚上没有回家都没在意。

    吃晚饭时,外面已经黑沉沉的。叶惠琼忽然问起柳三军,坐在饭桌对面的柳家驹呷一口酒,笑而作答,他那么大的人了,还怕走丢了不成?不就在蔡钟生那鬼伢儿一起?他没回家还好,他一回家,呆不了几天,蔡瑁那老头子又会来找我们,烦人。

    叶惠琼不经意地瞟一眼窗旮旯八卦阵似的蛛网,上面一只苍蝇正在挣扎,却未能挣脱开来,被一只蜘蛛衔住往边上拽。

    她蓦然定睛一看,那蜘蛛拽着苍蝇隐到了暗处,不见了踪影。

    叶惠琼见怪不怪,哪有心情管它们?心里只牵挂着儿子。

    她说,三军这孩子不听话,我担心他在外面鬼搞,会出事。

    柳家驹胸无城府地回答,该出的事都出了,三军还敢干什么坏事不成?

    叶惠琼又瞟一眼窗旮旯上的蛛网,只是空荡荡的,晃动着,分明有一股暗风袭来。

    她依然不那么经意,只在意两夜未归的儿子。

    她说,家驹,我还是不放心,明天你在门店守着吧,我到蔡瑁家去,看三军到底是不是和蔡钟生那鬼伢在一起。

    柳家驹酡红着脸,并未喝醉,心里挺明白。

    他把手里的筷箸在桌上一敲,不满地讲,惠琼,你不必到蔡瑁家去打听,从他们湾子里过来的人多,你随便问一个人,这几天在那里碰见三军没有,这样做不就行了?

    叶惠琼默不作声,打算明天上午看见从蔡家湾子那边过来的人就打听。

    第二天上午,柳家驹两口子照样忙,附近其它湾子里的顾客来的多,就是不见蔡家湾子里有人来。真是想拎哪壶就缺哪壶。

    叶惠琼心里惦记着这事,做其它事就分心。

    她卖海鲜收钱找零时,比平时要慢,反复点数,怕出错,花时间。

    站在店外的顾客都有些不耐烦地说,唉,真是,一个人十二床被絮,太过絮(细)了。

    这时,叶惠琼抬起头,一个身穿保安服的男子站在面前,以为他是来购海鲜的,正准备问他要什么价位的海鲜,那男子却先问她是不是柳三军的家长。

    叶惠琼点头,问柳三军有什么事,那男子告诉她,昨天晚上9点左右,海港镇流星公寓一居民报案说,有人偷他们家的鸡,偷鸡贼是一名青年,尚未跑出院子,正在翻院墙逃跑之际,一只脚从院内向院外伸,尚未拿赢,就被保安擒住,扭送到派出所一审,那青年报出姓名,说他叫柳三军,家在哪里,按他说的,派出所让我来报信,我是流星公寓的保安,现在请你当家长的,到海港派出所去与孩子见一见面。

    叶惠琼皱着眉毛发急地问,怎不昨晚来报信?

    那保安讲,昨晚抓去派出所,他什么都不讲,夜深了,他的思想防线崩溃了,交待了情况。

    叶惠琼情绪激动,脱口而出,不可能吧!我家孩子从不偷鸡摸狗,也没有前科。莫不是社会上的流子伢冒用我家孩子的姓名?三军和他新玩的女友蔡钟生在一起,怎么会偷鸡呢?

    叶惠琼有些不相信,但又不能完全不相信。

    保安说,既然是这样,你去看一看,当个面不就清楚了?反正那名青年说他叫柳三军,爸爸叫柳家驹,妈妈叫叶惠琼。

    叶惠琼把手一摆,叫站在海鲜门店前准备购海鲜的顾客到别处去买或者下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