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百四十章 勇气与忠诚的回响(三)千钧一发

    “我不会……向你屈服!”阿庇乌斯低声的怒吼着,就像他当年第一次遇到这个恶魔时一样。

    战友的牺牲让他拥有苟延残喘的机会,可也正是眼看着那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死去,让复仇成为了支撑他余下生命的全部意义。

    他仍旧活在自己的梦里,在梦里他还在为重返那个战场而与敌人不分昼夜的撕咬、纠缠。

    但此时的他与这个恶魔之间就像是一体两面的双生子,从他将恶魔从牢笼中释放出来开始,此消彼长之下他们灵魂之间的天平,就已无法再维持虚假的平衡……

    原属于基里曼之子第三连队的牧师仍旧在向着恶魔咆哮,但可能他自己都并未发觉,随着恶魔获得解脱,代表着混沌诅咒与青睐的青黑色魔纹,已经在他的脸庞上肆意的延伸。

    堕落?或者是凝固……加尔文看着阿庇乌斯的身上那属于混沌的扭曲与绝望的气息,忽然间有些明悟。

    什么才是堕落呢?就是一个灵魂放弃了自我的理智与希望,将自己的全部托付给仇恨。

    “这重要么?这不重要!你不需要向我屈服!你只需要忠于自己的欲望,而我所需要的也仅此而已……”恶魔朝着阿庇乌斯低声诉说着它们之间的故事。

    而随着恶魔的笑声从低沉转向高亢,它由阴影组成的身躯也在原地膨胀,彻底从半透明的恶魔之卵中挣脱出来,原本的两米多高在几个呼吸内暴涨到5米有余。

    青灰色而半透明的鳞片包裹着它透明而阴暗的躯体,头顶上狰狞的长角与腰下蔓延的蛇尾遥相呼应。四支粗壮的臂膊从他宽阔的肩旁、腰间上延伸,黑水晶一样精美而锋利的利爪在六只狭长的手指上延伸、弯曲。

    华丽的金属甲胄上金色与蓝色互相纠缠,从它蛇一样的长尾一直到头顶的冠冕。

    与加尔文见过那些充斥着窜变与扭曲的恶魔不同,眼前这个出现在加尔文眼前恶魔,无论是头上长角还是身上的魔纹,都展示着一种对称下奇异的、庄严的、亵渎美感。

    然而当这个恶魔转过头看向加尔文的时候,它从出现到降临的过程中所积累的气势,则在短短的数秒之间消散一空:

    眼前的加尔文足有四米来高,就是与后来的恶魔相比也不遑多让,尤其是一身银色的重型盔甲和帝国真理的加持下,他在阿庇乌斯的眼里已经足够雄壮。

    但在恶魔天生的超凡视力之下,面前加尔文的真实形态则更是夸张,那在凡人眼中已是半神一般的身躯内,正蜷缩着一个如同恒星般大小的恐怖存在……

    这个存在的身形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它已经尽力去仰望他的形体边际,但在他视野的尽头也只能看见一个面无表情的巨灵的脸庞,在隔着至上天的遥远云端,冷漠的向它投来俯视的目光。

    “万智之主在上……你他么到底惹了什么祸事?”

    恶魔朝着它的宿主低声抱怨着但手中却没有停下,一套金色的剑盾和一把双头蛇矛被从虚空中召唤而出,而身后的阿庇乌斯也感受到了恶魔的慎重,也将手中的武器对准远处的加尔文。

    “你们加快进度,我这里马上就可以收尾……”加尔文看着面前的一人一魔,放下了手中的通讯。

    而数万米之上的星空中,泰伯斯则刚刚放下通讯器,就又皱着眉头看向面前亮起的警告。

    因着双方差距明显的战舰数量与规格,与基里曼之子的留守舰队作战并不能给他带来压力。

    但具体的战事却也并未有多顺利,叛变者继承自极限战士的战斗风格,让他们在抗击灰骑士舰队之时,充分利用了地面火力的掩护和轨道防御武器的威胁。

    这种一板一眼的战斗虽然不能弥补双方的差距,但其稳妥的战术选择和决不冒险的作战风格,也让泰伯斯无从下手,数次想要速战速决的诱敌尝试,也在这种背景下几度落空。

    “导航员甲板监测到星系内部空间能量异常!有复数大型单位正在跃迁!”

    “识别!”泰伯斯立即给出回复,并且同时通知已经进入中距离交火的两艘僚舰准备规避。

    “接到友军识别信号!”星语者甲板方向有隐约声音响起,指挥甲板随即给出了对应的解码对照。

    “加密识别通过!信号源正在比对!”指挥甲板上的船员高声回应,然后在信号源比对成功的瞬间脸色骤然变化。